跟随博士活百年

 年轻时,不懂往健康银行投资,而是不断地透支。
                                         ——
山西省太原市 赵改莲

    那时候,爱看闲书。厚厚的一本书,三天看完。书看多了,就想写,夜阑人静之时开始“爬格子”,几十年过去了,高血压、糖尿病、脑梗统统找上门来!
    我给自己画了一幅自画像:上脑梗,下糖足,左肩周,右偏瘫;前面白内障,后面长痔疮;动则眼出血,走路划大圈;话语说不清,口角常垂涎;中药、西药都吃遍,䓁死队中当队员。像我这样一个人,还有谁能瞧得起?就连老公也时时磕打我,说重一点,我们一天不吵架,太阳公公就不落山。
    有人说: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时,他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正当我生活在最低谷的时候,我在电视上看到王涛博士讲“糖尿病是肝的问题…”这让我产生了极大兴趣,于是,我便天天在同一时间收看这档节目。博士说“糖尿病不是不治之症”,这句话在我们这儿掀翻了锅,有位前辈摸着刮光胡须的下巴说:“王涛这家伙嘴真大,竟敢这样大言不惭地叫啸,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古以来,哪一位专家敢这样说?”不管大家怎样说,我总算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想起我们的老领导,武大三粗、嗓音宏亮,一讲话“哇啦哇啦的…”就是这样一个钢铁般的汉子,最后被糖尿病折磨的瞎了眼、锯了腿,奔极乐世界去了。
    去年的四月份,我抱着背水一战的决心报名参加了“健康就好”。一年后,我的空腹血糖从13点多降到11点多。家人说没多大起色,可我感觉这一年来,血糖虽然降得不多,并发症却去了不少:眼出血的现象没有了,眼中的黑雾也退到了眼底,看东西没什么障碍了,最让人高兴的是右脚指上的黑指甲变成了粉色,原来一走路就疼的脚掌也不疼了。人们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慢慢地抽去吧!虽然看到了希望,但还是打不起精神来,也懒得去锻炼。客服告诉我:上午和中午主食减半,这我做到了;晚饭断主食却不能理解,我觉得糖尿病人最怕饿,半夜要是饿醒了、睡不着了,那不是更糟糕了?于是我的晚饭总要吃点主食。
    11月份时,客服说你的血糖一直降不下来,可以到咱们医院去体验一下,看看降下来不?说实话,我也没抱太大希望。
    医院是军事化管理,伙食针对个人,护士会站在窗口,不厌其烦地一个一个地问:“几床几号?……”这里的伙食是博士亲自制定的。早晨有牛奶鸡蛋米饭;中午有鱼,红烧肉,每顿饭都有十来样蔬菜;晚饭时糖尿病人断主食,副食有炖鸡块和菇类菜汁等。就这样我坚持了7天都没在半夜饿醒,反而觉得这几天倍有精神。
    每天早晨8:40一9:40中午13:30一15要跳动操。让一个拐子去跳舞,我总怕别人笑话,于是总是站在最后面。三天后,我锻炼得能跟上节拍跳了,伴着欢快而有节奏的“小苹果的乐曲”人们变换着优美的舞姿,红润的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我的心情也和大家一道飞上了蓝天,溶在白云间……
    下午的时间是热疗,推拿,理疗,8个热呼呼的中药包即暖了人们的身子、又温暖了人心。
    晚饭后的18:30一19:30是伸筋操,能活血化瘀,通畅气血。
    19:30测完血糖后,我们便回病房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互相交流参加“健康就好”以来的实际情况。来自河北的李女士说:她腿上开了口子,好几年好不了,博士给调养了半年,现在全好了。大家普遍的说法是血糖都降了,就拿我来说:血糖在第三天就降到4.8,特别是在下午跳动操时一下子降到4.2,不得不让我跑去跟护士要小饼干吃了。这是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结果!我原来每天打14个单位的胰岛素,大夫让减成10个,出现低血糖后就不打了。
    这7天的时间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最后一天,博士站在瑟瑟的寒风中与我们每一个人合影留念。他那平易近人的微笑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让我跨越时空的隧道回到了从前,回到了正常人生活的轨迹,我的身体又找回了正能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老公也不嫌弃我了,从以前的一天不吵架太阳公公就不落山到月亮婆婆不听我的情话就不出山。
    回家后,我严格按照博士制定的方案执行,我要跟随博士活百年,让博士的大爱遍及所有的患者正如博士所说:“我想治好天下所有人的病”!再一次感谢我们敬爱的王涛博士,忠心祝愿王涛博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这正是:
                   严冬尽去旭日升,百花园中春意浓。
                   祛病方知欧典近,健康更觉博士亲。
                   医高德重为人敬,感恩戴德糖友心。
                   从此不畏消渴症,活到百岁不是梦。